當前位置:首頁>資訊 >行業>山西煤老板虧損降薪 賣噸煤利潤不夠買兩瓶飲料

山西煤老板虧損降薪 賣噸煤利潤不夠買兩瓶飲料

2014-08-26 責任編輯:未填 瀏覽數:485 中國水性涂料網

    “保價聯盟”或成空談

    此前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曾對煤企多次提到“減產保價”,但是煤炭企業們并未執行且依然“激烈亂戰”,如今“保價聯盟”最終誕生背后又有著怎樣的玄機?

    中煤內部人士一語中的,煤價實在太低了,絕大多數煤炭企業都在虧損,大家都有這個保價的訴求。

    “幾乎每個煤企的煤礦都存在超能力生產,這也是造成安全事故頻發的因素之一,”一位大型煤炭國企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,“以安全檢查為由遏制超能力生產,化解過剩產能可以說是‘一舉兩得’。”

    中煤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,此次限產保價是帶有強制性,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監管懲罰,監測產量數據,只要到年底前完成指標就好,協調在什么時間、哪些礦區靠企業自己。

    而按照我國去年煤炭產量達37億噸、14個大型煤炭基地產量34億噸左右,大中型煤企減產10%,意味著這些企業將減少3.4億噸左右的產量。此次限產中煤集團的執行力頗強。中煤集團所屬晉北煤炭生產企業8月份比原計劃減少300萬噸,其他下屬煤企8月1日至10日比原計劃減少106萬噸,與此同時,8月上旬日均煤炭銷售量也有所下降。以后逐月減少,最終完成下半年共減產2000萬噸的目標。

    但神華集團內部人士卻告訴經濟觀察報:“至于減產與否內部還沒有定論。”而此前其宣布今年完成減產5000萬噸的目標。

    同煤集團內部人士在對經濟觀察報確認限產保價行動后,卻對自身是否執行三緘其口。

    秦皇島海運煤炭交易市場分析師孟海告訴經濟觀察報,煤炭企業都爭奪市場份額,從來沒聽說過主動限產,現在雖然帶有強制性,但是這也可能讓企業隱瞞一部分產量。

    孟海說,一個方式是走非正常渠道,比如晉北地區,可以把煤拉到河北再開票,算是河北產的煤。

    煤炭專家李朝林認為,煤炭行業的困局是體制原因所致,在不完全的市場化體系下才有了煤炭企業之間、下游電力企業爭奪壟斷地位的多方博弈戰。這次限產行動或將成空。

    而王軍稱,以安全生產為由整治小煤礦,這次又是小企業的生死劫。

    消息人士稱,為加強煤炭進出口環節管理,我國將煤炭的進出口關稅上調至3%。“如屬實,則對進口煤貿易影響非常大”,浙江一位做進口煤貿易的公司副總經理告訴經濟觀察報,“本來進口煤貿易就難做,那樣的話將更難做,會有一批進口煤貿易商關門歇業”。兩年多了,山西煤老板王軍(化名)做夢也沒想到,煤價會連續幾年一直下降,甚至比2008年最高點的1100元,下降了50%還不止,而且,持續的降價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會結束,看著眼前不斷高聳的煤山,心里卻在為煤炭的銷路發愁,即使煤炭價格一路走低,仍難找尋到合適的買家。

    6月以來,神華集團連續7次下調煤價,頗受外界非議,甚至有專家稱,神華的煤價下調會讓同煤集團這種包袱沉重的大型煤炭集團“承受不了的”。

    “賣一噸煤的利潤不夠買兩瓶飲料”,在“救救煤企”的呼聲下,山西等地方政府早就紛紛救市,這一次,國家發改委、能源局等幾大部門聯合下發特急明電來遏制煤礦超能力生產,不僅如此,幾大部門聯合執法試圖“三管齊下”來保價,要求所有大中型煤企減產10%,年產9萬噸以下的小煤礦全部關閉,正在醞釀上調進口煤關稅和限制劣質煤進口的政策。但是煤炭業能如愿走出困境嗎?

    虧損降薪成家常便飯

    8月20日下午三點,煤炭貿易商劉老板準時上網,但他盯著剛出爐的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卻愣住了,5500大卡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報收于479元/噸,比上一期又降了2元。今年年初同種煤質的煤價還是591元/噸,短短8個月就降112元。

    不光劉老板,連中煤集團內部人士也對經濟觀察報連聲嘆息,煤價到了歷史最低點了,大部分企業都快“頂不住了”,虧損、降薪那都是家常便飯。山西省煤炭工業廳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,全省煤炭企業噸煤平均利潤5.72元,同比減少13.25元,下降69.92%。而現在5.72元還不夠買兩瓶普通的飲料。

    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一份內部數據顯示,目前煤炭企業虧損面超過70%,有50%以上的企業下調了職工工資,部分企業仍存在緩發、減發、欠發工資現象。

    王軍對經濟觀察報稱,山西國有化重整后剩下的小煤礦原就不多,到現在,有7成左右的小煤礦都關了。一位鄂爾多斯煤老板也大吐苦水,當地八九成的小煤礦都停了,即使開著的也時好時壞,礦工們活少了,常常圍一圈打牌喝酒。

    不光小煤礦掀起倒閉潮,大中型煤炭企業的日子也每況愈下,甚至到了破產的邊緣。今年4月份前后,山西最大民營煤企聯盛集團債務危機爆發,負債近300億元,最終破產重組,目前仍在進行中。

    而早在去年底就爆發危機的兗礦集團如今仍在“刮骨療傷”。該公司去年巨虧50億元,于去年裁員5400人,年薪60萬元以上的高管全部辭退,未來三年擬裁員1.3萬人,而且1.5萬人需要從山東轉移到西部新礦區和煤化工項目上。

    雖然多年謀求上市的陜西煤業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初終于成行,募資98.33億元,但是其母公司陜西煤業化工集團總負債高達2800億元,資產負債率高達80%,今年融資壓力仍達480億元之多。

    8月18日傳出消息,河南四大煤炭企業均陷入虧損泥潭、現金流極度緊張,為此河南省政府出面向銀行“求情”,希望省內的中國銀行、中國工商銀行等八家銀行對三家煤炭企業不要壓縮貸款規模,并適度給予貸款利率優惠。

    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新任董事長楊照乾并不避諱公司此時“內外交困”局面,“公司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,負債率高、盈利能力下降、融資壓力較大”,而這也正是包括兗礦集團、山西五大煤企和河南四大煤炭企業等所有煤炭企業的一個“縮影”。

    神華中煤也煎熬

    作為煤炭市場風向標、環渤海煤炭銷售的主體,上半年神華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降價。

    在三月份神華一次性降20元/噸,自6月28日以來連續7次煤價下調,累計下調幅度達55元/噸左右。7月1日起,神華再次以新銷售政策變相降價,神華煤價成為環渤海港口下水煤炭的最低價格。

    為此山西等煤炭地方國企很不滿,“神華再降50甚至100元依然有利潤,因為它成本低,但是我們成本高、負擔重,再往下降就徹底吃不消了,”一位山西某煤炭國企內部人士對經濟觀察報如是說。

上一頁12下一頁在本頁顯示剩余內容

打賞
分享到:
0相關評論
閱讀上文 >> 光伏新政密集出臺 電站普及仍需邁三道坎
閱讀下文 >> 稀土永磁同步電機為電動乘用車首選驅動電機

大家喜歡看的

  • 品牌
  • 資訊
  • 展會
  • 視頻
  • 圖片
  • 供應
  • 求購
  • 商城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轉載稿涉及版權問題,請作者聯系我們,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,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zlafm.live/news/show.php?itemid=275

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:中國水性涂料網

微信“掃一掃”
即可分享此文章

?

友情鏈接

(c)2008-2018 VOC1 B2B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
服務熱線:188-2681-1917 ICP備案號:

河南福彩网快3